打赌爬冷却塔

作者:赵闻迪 来源:中国安全生产网 点击:  评论: 更新日期:2017年09月12日

    每当在电视、报纸上看到跟冷却塔有关的新闻时,我就会不由自主地联想起刚到电厂上班时干的那件蠢事。

    那年,我大学毕业应聘到一家火力发电厂,跟我同一批应聘成功的还有阿凯、平平等八个人。上岗之前,要经过严格的安全和业务培训,尤其是安全培训,时间长、要求严,老师也特别“凶”。我们私下里嘀咕:咱们都是电力大学毕业的,还用得着教这些?直接上岗不就行了嘛!

    培训期间,有些课程是要到现场实地讲解的。第一次在安全专工的带领下走进厂区,我就被那高耸入云的冷却塔给震撼住了。在蓝天白云的衬托下,冷却塔展示着优美的双曲线条,顶端吐出雪白的水蒸气,好像会呼吸一样。安全专工讲解道:“冷却塔,又叫冷水塔,是火力发电厂用来冷却水温的一种建筑物,它的高度根据电厂机组的大小而定……”我的注意力被几个正在不远处检查冷却塔爬梯的检修员工吸引过去了。课间休息时,我和阿凯、平平走过去,一搭话,其中两个还是我们同校的师兄、师姐,这下更亲热了。

    我问道:“冷却塔爬梯要经常检修吗?”师兄说:“是呀,因为工作人员要定期爬到塔顶上作业。”我一听就睁大眼睛:“爬上塔顶?真勇敢!”师兄说:“干嘛这么吃惊,我也爬过。”我佩服地看着他,他更得意了,绘声绘色地说起自己爬冷却塔的经历和塔顶上的风景。阿凯脱口而出:“我要是能爬一次有多好!”师兄瞥了他一眼,说:“你以为是那么容易爬的?那可高得很呢!胆小的人爬到二十米就打退堂鼓了,特别是过了塔中部,上面的塔身是向外倾斜的,得仰着往上爬,那感觉就好像随时会掉下来,就算是胆子大的人都会发抖。”阿凯涨红了脸说:“不是也有人爬上去了吗?”师兄说:“你想试试?”一旁的师姐也开玩笑说:“阿凯,你要能爬到塔顶,我给你介绍个漂亮的女朋友!”

    打那起,阿凯就常常在我和平平耳边念叨这件事。平平胆小,说:“厂里有规章制度,冷水塔哪能随便爬?被安监员逮到可是要受处罚的!”阿凯不屑地说:“冷水塔那儿冷清,平时哪有人去?而且周围都是树,不会有人注意的。再说,咱们中午去,中午大家都在休息,更不会有人到那儿去的。”我附和说:“那咱们就明天中午去。平平要是害怕,就站在下面望风。”

    次日中午,我们三个来到冷却塔下面。我举目望去,阳光刺眼,塔高得望不到头。平平怯怯地问:“太危险了,你们真的要爬吗?万一……”阿凯跳上爬梯,“噔噔噔”往上跑,我也不甘示弱,学着他的样子,不扶扶手快速地往上跑。这铁制爬梯窄窄的,仅容一人通过,非常结实,两侧扶手很高,把攀登者很好地保护在里面,每隔十米就有一级比较宽大的台阶,供攀登者歇力。我心想:这爬梯这么结实、好爬、安全,有什么可怕?师兄真会吓唬人。等下爬到顶上,一定要多拍几张照片上传到QQ空间里叫大家看看,以后聊天也有炫耀的资本了。

    爬到二十米处,我冒汗了,喘气也有些粗,阿凯爬到三十米处,风把他的头发和衣服吹得直飘动。我坐在台阶上歇气,往下一看,“咯噔”一下,怎么这么高!我家住小高层,平日从十九楼往下看,感觉已经很高了,可这会儿的感觉比十九楼还要高。这时,我看见站在下面的平平向我挥手,他旁边站着一位“全副武装”的人,从安全帽的颜色上我认出他是安监员。我赶紧把手拢在嘴边向上大喊:“快下来!安监员来了!”

    回到地面上,那位安监员紧张的表情才放松下来,他严厉地问:“你们是哪个部门的?”我小声说:“我们是刚进厂的大学生。”他说:“培训时,难道老师没给你们讲厂纪厂规吗?”我们不敢吱声。他说:“你们知不知道你们刚才的行为有多危险?一不小心就会掉下来!闲杂人员不许在冷水塔附近转悠,以后不许来了!”

    安监员把这件事告诉了我们的培训老师,害得我们又挨了一通训斥。

    即便如此,我和阿凯想爬上塔顶、证明自己的念头还是没有被打消。我俩合计:既然白天有安监员在冷却塔周围巡查,干脆晚上去。于是不顾平平的再三劝阻,趁着夜色又一次爬上冷却塔。

    冷却塔周围有一圈路灯,刚开始,我们借着路灯的光亮还能看清脚下的台阶,越往上爬,路灯的光晕越小,就什么也看不清了。风越来越大,带着哨音,擦着耳朵吹过,把头发都吹得竖起来了,眼睛也睁不开了,四周漆黑一片,地面上的灯光像豆子一样小。我心里紧张起来,手心里潮乎乎的,抓扶手都有些打滑。我对阿凯说:“看不清台阶了,还……还上去吗?”他迟疑了一会儿,说:“都爬到一半了,就这样放弃?”我说:“再往上,塔身就开始向外倾斜了。我手上出汗了,怕抓不稳扶手。”他说:“你抓紧点,再爬一截。”我歇口气,努力控制住恐惧的情绪,抬起右腿。不知是不是体力消耗太大,我抬腿的高度不够,鞋尖磕到台阶边缘,我尖叫一声,一下子失去平衡,右脚滑进两级台阶之间的空隙里,紧接着右小腿也掉下去了,右手因为手汗没抓住扶手,上半身一下子趴在台阶上,好在左手死死攥住了扶手。这一下动静太大,震得爬梯也有些晃动,连带着阿凯也趔趄一下。他慌得大声问:“怎么啦?怎么啦?”我趴在台阶上一动也不敢动,巨大的恐惧像无边的夜色一样压下来。

    就在这时,几束强烈的光柱从地面扫了上来,我听见有人用扩音器喊:“别动!有人上去接你们下来!”

    双脚踏上地面,一种前所未有的踏实感传遍全身,我看清面前站的是平平、培训老师、安监员和两名驻厂武警,拿着强光手电、安全带、安全网、防滑垫和扩音器。原来平平担心我俩,打电话告诉了培训老师。

    我和阿凯被通报批评,并接受了深刻的安全教育;师兄和师姐也受到批评教育。

    时至今日,一想起这件事,我仍然后怕不已,并为当年的无知、轻率、狂妄、愚蠢深深自责。生命不能当做赌注,安全更不是儿戏!

网友评论 more
安全管理论坛新帖

论坛数据加载中...
东方创想 |  网站简介 |  会员服务 |  广告服务 |  业务合作 | 提交需求 |  会员中心 | 在线投稿 | 版权声明 | 友情链接 | 联系我们 
北京东方创想科技有限公司 ©2007-2017 
联系电话:   
E-mail:safehoo@163.com   关注安全管理网  微博     关注安全管理网  微信
京ICP备11001792号    京公网安备11010501488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