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川巴山建设有限公司“6·22”较大中毒窒息事故调查报告

作者: 来源:重庆市安全生产监督管理局 点击:  评论: 更新日期:2017年12月05日

2016年6月22日6时10分许,四川巴山建设有限公司承建的潼南航电枢纽工程移民专项设施迁改建工程C标段发生一起中毒窒息事故,造成3人死亡,直接经济 343.7万元。

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安全生产法》、《生产安全事故报告和调查处理条例》等有关规定,成立了由市安监局牵头,潼南区安监局、潼南区交委、潼南区监察局、潼南区公安分局、潼南区总工会等单位派人组成的“四川巴山建设有限公司“6·22”较大中毒窒息事故调查组”(以下简称调查组),并邀请潼南区检察院参加事故调查。事故调查组下设综合组、管理组、技术组,技术组聘请了3名安全专业领域的专家,负责事故直接原因的调查。

调查组经过科学严谨、依法依规、实事求是、周密细致的调查取证、综合分析,查明了事故发生的经过、原因、人员伤亡和直接经济损失情况,认定了事故的性质和责任,提出了对有关责任人员及责任单位的处理建议,总结了事故教训,提出了防范和整改措施建议。现将有关情况报告如下:

一、基本情况

(一)工程概况

潼南区航电枢纽工程移民专项设施迁改建工程位于重庆市潼南区,本工程总投资约1279万元,主要包括交通设施工程、市政管网设施工程及水利水电设施工程等五个标段的工程内容。由招标人潼南航电枢纽工程建设指挥部、招标代理机构四川启天建筑工程有限公司,采取公开招标方式确定五个标段的中标单位。C标段中标单位为四川巴山建设有限公司。

(二)工程参建单位

建设单位:重庆航远建设发展有限公司

代理业主:潼南龙泉水利建设开发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潼南龙泉公司)

勘察单位:四川名阳工程勘察设计咨询有限公司

设计单位:四川希望环保工程技术有限公司

监理单位:广东顺水工程建设监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广东顺水监理公司)

施工单位:四川巴山建设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四川巴山公司)

(三)、事故标段概况

C标段包括:1、潼南排水公司排污管道迁改建,将现状裸露埋设于岸边的管道开挖,采用C25混凝土包裹,再进行埋设,埋设深度1.0m,管道处理总长度约0.96km;2、潼南污水处理厂排污管道迁改建,潼南污水处理厂2段管道(D400-5),其中潼南哨楼垃圾场至谭家桥污水泵站污水管网加高、加固管道检修井1个,对原裸露管道采取外包C25混凝土处理措施,处理总长度约0.07km,迁改建投资0.94万元;大佛寺片区污水管网将管线抬高至处理线高程以上,加高、加固管道支墩共56个,管线处理总长度约1.25km;3、双江污水处理厂排污管道迁改建,双江污水处理厂排污管道长度0.42km,检修井的加高、加固。

C标段-大佛寺污水管网工程,污水管支撑基础设计采用机械钻孔灌注桩,因大佛寺至小桥湾段地形处在景区挡墙峭壁位置及城市防洪工程交叉处,无法修建施工道路,致使机械无法进场。经施工单位、监理单位、设计单位、建设单位同意,将该部位的基础由机械钻孔灌注桩基础变更为人工挖孔桩基础。人工挖孔桩基础直径为1200mm、1500mm。

2016年6月22日约6:20,C标段-大佛寺污水管网工程人工挖孔桩基础的30# (自编号、设计图纸编号20#)人工挖孔桩内发生一起3名作业工人中毒和窒息死亡的较大事故。

(四)事故相关单位概况

1. 四川巴山公司,成立于2001年3月20日,公司类型有限责任公司(自然人投资或控股),注册号510000000087797(20-7),注册资本人民币5190万元,公司位于成都市青羊区蜀金路1号,法定代表人万志军,任董事长职务。公司取得有营业执照、资质证书、机构代码证、安全生产许可证等证照,经营范围:一般经营项目(以下范围不含前置许可项目,后置许可项目凭许可证或审批文件经营);房屋建筑工程,市政公用工程、公路工程、水利水电工程、建筑装饰装修工程、钢结构工程、土石方工程、园林古建筑工程、机电设备安装工程、建筑智能化工程、地基与基础工程等。

2. 广东顺水监理公司,成立于1995年8月22日,公司类型有限责任公司(自然人投资或控股),注册号440681000038696,注册资本人民币200万元,公司位于佛山市顺德区大良新桂社区居民委员会云桂路144号首层,法定代表人卢永友,任董事长职务。公司取得有营业执照等证照,经营范围:工程测量、房产测绘、各等级水利工程的施工监理等。

3. 潼南龙泉公司, 于2012年8月13日经潼南县人民政府第十六届第五次常务会研究同意成立。公司为国有独资公司,隶属潼南县人民政府管理,具有法人资格,公司受县人民政府委托,主要负责全县重点水利工程项目的建设管理(重点水利工程包括:县城及以上防洪工程,中、小型水库工程,引(提)水及连通工程,乡镇防洪工程等);管理和经营县级国有水利资产,履行县级国有水利资产出资人职责;负责对全县水利重点工程项目的投融资和资产经营。因潼南航电枢纽工程建设指挥部是县委县政府设立的临时机构,不具备法人主体资格,于2014年12月28日委托潼南龙泉水利建设开发有限公司全权负责潼南航电枢纽工程移民专项设施迁改建项目建设管理、资金拨付等工作,履行项目代建职责。

二、事故情况

(一)事故发生经过

2016年6月22日6时左右,四川巴山公司的挖孔桩工人蔡治贵、王家英、陈天学、陈天文等人进入潼南航电枢纽工程移民专项设施迁改建项目C标段大佛寺污水管网工程的挖孔桩作业现场,其中蔡治贵、王家英从事30#(自编号)人工挖孔桩钢筋混凝土护壁模板拆除作业,陈天学、陈天文从事27#(自编号)人工挖孔桩钢筋混凝土护壁模板拆除作业。6时10分左右在未对井下有毒有害气体进行检测和对井内持续送风的情况下,蔡治贵一人下到30#桩孔底部进行挖孔桩钢筋混凝土护壁模板拆除作业,王家英在桩孔孔口处负责协助。6时11分左右,王家英发现蔡治贵下井(桩孔)后就出现异常,在呼叫蔡治贵无应答情况下,随即向陈天学、陈天文求救,陈天文、陈天学两人在未拴安全绳和未通风的情况下下井施救,也出现异常。

(二)事故救援情况

事故发生后,施工现场作业人员立即向施工单位管理人员报告了事故现场情况,并拨打了区120、119急救电话;120、119赶到事故现场后立即开展救援,119消防队员在7:20、7:35、7:50分别将陈天学、陈天文、蔡治贵三人从井下救出,经120急救医生现场急救诊断,确认陈天学、陈天文、蔡治贵均已死亡。

(三)事故应急处置情况

事故发生后,潼南区区委、区政府立即启动了应急救援预案,潼南区安监局、潼南区公安局、潼南区环保局、潼南区消防等相关单位和部门在第一时间赶赴事故现场开展救援,市安监局相关部门相继赶赴现场督导救援处置工作。事故善后处理工作已顺利完成,社会秩序稳定。

三、事故造成的人员伤亡和直接经济损失

(一)人员伤亡情况

序号 姓名 性别 伤亡情况 身份证号码 家庭住址
1 陈天文 死亡 512324196312051779 重庆市丰都县社坛镇陈家岩村4组
2 陈天学 死亡 512324197210201793 重庆市丰都县社坛镇陈家岩村4组
3 蔡治贵 死亡 512524196406301775 重庆市丰都县社坛镇陈家岩村4组

(二)直接经济损失情况

1、善后相关费用:234.9万元

2、事故罚款:108.8万元

以上合计:343.7万元

四、事故现场勘察情况

2016年6月23日,技术组专家及调查组有关人员对事故现场进行了详细的踏勘、空气质量检测和照相,收集了相关资料,并向现场有关人员了解了有关情况。

潼南区航电枢纽工程移民专项设施迁改建工程C标段-大佛寺污水管网工程位于潼南区梓潼街道石碾村大佛坝;靠近涪江河,涪江河上游有金佛大桥、下游有莲花大桥。C标段-大佛寺污水管网工程污水管网位置距离现状涪江河水面的水平距离约60m,回填后的现状地貌与现状涪江河水面的高差约8.5m。靠上游金佛大桥方向,距离自编号30#人工挖孔桩水平距离约23m有一胜利堰河沟与涪江河相连,自编号30#人工挖孔桩与胜利堰河沟间还有3个人工挖孔桩,现状地貌与胜利堰河沟相连的坡形地貌上有2个人工挖孔桩,现状地貌与自编号30#人工挖孔桩同一地貌标高上还有1个人工挖孔桩。

C标段-大佛寺污水管网工程污水管网支墩涉及的人工挖孔桩基础共有84个;已开挖了54个;开挖完成已浇注桩芯钢筋混凝土的人工挖孔桩38个;胜利堰河沟往下游方向16个人工挖孔桩已基本开挖到位(包括自编号30#人工挖孔桩,从胜利堰河沟往下游的第4个人工挖孔桩),桩芯钢筋混凝土还未浇注;开挖深度约6m~9m。

C标段-大佛寺污水管网工程污水管网的人工挖孔桩基础除与上游金佛大桥方向相连的胜利堰河沟处为坡形地貌外,其余胜利堰河沟往下游14个已基本开挖到位未浇注桩芯钢筋混凝土的人工挖孔桩基础的现状地貌基本上在同一标高的场地上进行开挖,该现状地貌是新近回填形成(2016年5月回填形成),回填深度约5m~6m,在上游临近的山坡上取土回填形成。

胜利堰河沟往下游14个已基本开挖到位未浇注桩芯钢筋混凝土的人工挖孔桩基础的原始地貌大致平整,局部存在冲沟(类似有孤岛),原始地貌上有少量植被,植被回填前未清理,土石直接回填在原始地貌上。

事故发生在潼南区航电枢纽工程移民专项设施迁改建工程C标段-大佛寺污水管网工程人工挖孔桩基础的30# (自编号、设计图纸编号20#)人工挖孔桩内,30#人工挖孔桩直径为1200mm,已开挖深度为8m,均施工了钢筋混凝土护壁,已开挖至砂夹卵石层。最底一节钢筋混凝土护壁已拆除,人工挖孔桩桩孔底部有少量积水(约0.3m深)。30#人工挖孔桩内设有供作业人员上下的钢爬梯,未见设置的独立安全绳、也未见应急救援的软爬梯、未见桩孔四周搭设防护栏杆;现场发现一台鼓风机,鼓风机送风的输风管采用的是 “野马”牌水龙带,鼓风机、输风管及鼓风机与输风管连接的接口均比较干净和崭新。

30#人工挖孔桩已开挖深度为8m,其中约5m是新近回填的土层,约有2m老土层,约1m的砂夹卵石层。开挖出来的老土为砂质土,呈黑色。

五、事故发生的原因及性质

通过调查组的调查取证,根据《企业职工伤亡事故分类标准》(GB6441-86)和《企业职工伤亡事故调查分析规则》(GB6442-86)分析认定,确定造成该次事故的原因如下:

(一)事故的直接原因

1. 物的不安全状态:30#挖孔桩深约8米,其中上半部有深度为5米~6米呈黑色砂质老土很肥沃的回填土;30#挖孔桩现场地貌大致平整,局部存在冲沟(类似有孤岛),冲沟处易沉积上游漂浮下来的动物尸体、植物和垃圾等;30#人工挖孔桩靠近胜利堰河沟,处于大致平整的原始地貌的偏低位置,近期连续降雨,地表水、渗漏水向低处汇集,土壤(砂质土)内的有毒有害气体也会随渗漏水向低处汇集;以上因素导致有毒有害气体堆积在30#挖孔桩底部。

2. 人的不安全行为:蔡治贵在未对井下有毒有害气体进行检测、未对井下送风,且未系安全绳的情况下冒险下井进行作业;陈天文、陈天学在没掌握安全应急救援技能的情况下冒险下井实施救援,导致事故发生。

(二)事故的间接原因

1. 四川巴山公司企业主体责任落实不到位

(1)未按照其专项施工方案的要求进行挖孔桩作业

四川巴山公司编制有《人工挖孔桩专项施工方案》,要求“配置一台气体检测仪,下井前必须检测井下有无有毒、有害气体”实际情况是四川巴山公司并未配备气体检测仪,根本无法进行井下有无有毒、有害气体检测,导致工人在下井时不知道该井底部存在有毒有害气体。其行为违反了《建筑桩基技术规范》(JGJ94-2008)6.6.7 “人工挖孔桩施工应采取下列安全措施: 2.每日开工前必须检测井下的有毒、有害气体,并应有足够的安全防范措施”的规定。

其《人工挖孔桩专项施工方案》还规定“孔深超过6m时应向井下送风,送风管直径不小于10cm,风量不得小于25L/S”,6月22日,蔡治贵在下井前未进行送风。且据调查组的调查,四川巴山公司只提供了2台送风设备,而现场最多时有16个挖孔桩在同时作业,现有设备无法达到送风要求。

(2)管理人员作息时间安排不合理

四川巴山公司项目部施工员、安全员等管理人员每天的上班时间为早上7点至8点之间,而挖孔桩工人的上班时间是早上6点左右,当其管理人员到现场时工人已经下井作业了,无法监督工人在下井前是否按照规定进行送风等准备工作。

(3)安全管理人员现场监督不到位

挖孔桩工人从工程开工至事故发生时,均未在下井前对井内气体进行检测也未严格按照《人工挖孔桩专项施工方案》进行送风,四川巴山公司的安全管理人员未按规定及时阻止、纠正作业人员的以上违章行为,导致作业人员的长期习惯性违章作业,终造成事故发生。其行为违反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安全生产法》第二十二条第六项“生产经营单位的安全生产管理机构以及安全生产管理人员履行下列职责:(六)制止和纠正违章指挥、强令冒险作业、违反操作规程的行为”的规定。

(4)未开展安全应急救援演练

四川巴山公司未按照其制定的《潼南航电枢纽工程移民专项设施迁改建工程C标段安全事故应急救援预案》定期组织工人演练,致使作业人员未掌握相应的救援知识,在事故发生后未采取任何保护措施进入事故桩内盲目施救,导致了事故的扩大。其行为违反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安全生产法》第七十八条“生产经营单位应当制定本单位生产安全事故应急救援预案,与所在地县级以上地方人民政府组织制定的生产安全事故应急救援预案相衔接,并定期组织演练” 的规定。

(5)对从业人员教育不到位

四川巴山公司对从业人员未经安全生产教育培训合格就安排上岗作业,导致挖孔桩从业人员不具备本岗位要求的相应安全作业知识。其行为违反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安全生产法》第二十五条第一款 “生产经营单位应当对从业人员进行安全生产教育和培训,保证从业人员具备必要的安全生产知识,熟悉有关的安全生产规章制度和安全操作规程,掌握本岗位的安全操作技能,了解事故应急处理措施,知悉自身在安全生产方面的权利和义务。未经安全生产教育和培训合格的从业人员,不得上岗作业” 的规定。

(6)技术交底不到位

四川巴山公司未按照要求将有关挖孔桩安全施工的技术要求向挖孔桩施工作业班组及其作业人员详细说明,并由双方签字确认,导致对挖孔桩从业人员未掌握挖孔桩施工的相关技术要求。其行为违反了《公路水运工程安全生产监督管理办法》第二十条第三款“本条所称安全生产技术交底制度,是指公路水运工程每项工程实施前,施工单位负责项目管理的技术人员对有关安全施工的技术要求向施工作业班组、作业人员详细说明,并由双方签字确认的制度”的规定。

(7)主要负责人督促、检查安全生产工作不到位

万志军作为四川巴山公司董事长,主要负责人,督促、检查安全生产工作不到位,没有及时消除生产安全事故隐患,违反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安全生产法》第十八条第五项 “生产经营单位的主要负责人对本单位安全生产工作负有下列职责:(五)督促、检查本单位的安全生产工作,及时消除生产安全事故隐患”的规定。

2. 广东顺水监理公司监理不到位

按照广东顺水监理公司与潼南航电枢纽工程建设指挥部签订的《监理合同》第三部分附件第一项第九条“施工安全控制。审查承包人提出的安全技术措施、安全施工方案,并检查实施情况;施工安全生产、文明施工监督:检查施工安全,并提出建议”的要求,广东顺水监理公司应当督促施工单位按照《人工挖孔桩专项施工方案》进行挖孔桩作业,而实际上广东顺水监理公司明知施工现场存在送风设备数量不足、未按要求送风的隐患,未督促施工单位整改;广东顺水监理公司未按照《人工挖孔桩专项施工方案》的要求督促施工单位检测井内气体,也从未检查过施工单位是否配置有气体检测仪;广东顺水监理公司对施工单位安全教育培训不到位、技术交底不到位、管理人员作业时间不合理等监督不到位,未督促施工单位按要求开展安全应急救援演练。其行为违反了《公路水运工程安全生产监督管理办法》第十八条第二款“监理单位在实施监理过程中,发现存在安全事故隐患的,应当要求施工单位整改,必要时,可下达施工暂停指令并向建设单位和有关部门报告”的规定。

(三)事故性质

通过对造成本次事故直接原因和间接原因的分析,认定本次事故是一起生产安全责任事故。

六、事故责任的认定以及对事故责任者的处理建议

(一)建议免于处理的人员

1. 蔡治贵未对井下有毒有害气体进行检测,冒险下井作业,对该事故的发生负有直接责任,鉴于其在事故中死亡,建议免于追究责任;

2. 陈天文、陈天学在没掌握安全应急救援技能的情况下冒险下井实施救援,导致了事故的扩大,对该事故的发生负有直接责任,鉴于其在事故中死亡,建议免于追究责任。

(二)建议移送司法的人员

寇钊瑞,四川巴山公司派驻潼南区航电枢纽工程迁改建工程C标段安全员,未按照要求对从业人员进行安全培训教育;在明知未对井下有毒有害气体进行检测属违规冒险作业的情况下,仍允许其冒险作业的行为,对事故发生负有责任,建议由潼南区公安局对其是否触犯《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作进一步调查。

(三)建议给予纪律处分的个人

1. 隆小波,潼南龙泉公司总经理(区管干部、区政协常委),事业编制人员,专业技术六级职称。代表业主负责潼南航电枢纽工程移民专项设施迁改建工程的全面工作,对其公司负责C标段技术人员履职督促不力,对事故负有领导责任。根据《事业单位工作人员处分暂行规定》第十七条第九项和《安全生产领域违法违纪行为政纪处分暂行规定》第二条、第四条第一项之规定,建议给予隆小波行政记过处分。

2. 蒋尧,潼南龙泉水利水利建设开发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董事长,行政编制,正科级。蒋尧作为潼南龙泉水利水利建设开发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董事长,疏于管理,对副董事长、总经理隆小波未按规定履行职责失察,对事故的发生负安全监管不力的主要责任。根据《安全生产领域违法违纪行为政纪处分暂行规定》第二条第一项之规定,建议给予蒋尧行政警告处分

3.李豪,潼南区交委工程质量安全监督站负责人,事业编制,专业技术十二级。李豪作为潼南区交委工程质量安全监督站负责人,负责辖区交通工程质量、安全监管,但其在2015年7月9日参加潼南航电枢纽工程工作推进会,知道潼南航电枢纽工程移民专项设施迁改建工程是区交委监管项目后,未向相关领导汇报会议情况,也未按《重庆市水运工程建设管理办法(暂行)》第五十条第一款规定,对该工程进行质量和安全监管,对事故的发生负安全监管不力的直接责任。根据《事业单位工作人员处分暂行规定》第十七条第九项和《安全生产领域违法违纪行为政纪处分暂行规定》第二条、第四条第一项之规定,建议给予李豪行政记过处分。

(四)建议作出书面检查的单位及个人

1.吕忠远,潼南龙泉公司技术人员、高级工程师,潼南区水务局主任科员。事故发生前,吕忠远发现了安全隐患,也督促了施工单位和监理单位进行整改,但督促整改不到位,工作存在一定失职。鉴于吕忠远系退休后被重庆市潼桥水务工程有限公司返聘,且是受口头安排临时负责潼南航电枢纽工程移民专项设施迁改建工程安全管理等工作,加之事故发生当天是由隆小波在暂代履行安全监管等职责,建议由区水务局对其进行诫勉谈话,本人向区水务局作出书面检查。

2.陈卓,潼南区米心镇党委书记,原潼南区水务局副局长,行政编制。陈卓作为潼南区水务局原副局长,兼任潼南焊点枢纽工程建设指挥部下设机构涪江水体项目管理办公室主任,分管潼南龙泉水利建设开发有限公司期间,疏于管理,未有效督促潼南龙泉水利建设开发有限公司、潼南航电枢纽移民迁改建设工程项目部履行安全监管等职责,对该工程未完善质量监督手续、未进行开工备案的问题失察,对事故的发生负安全监管不力的重要领导责任,建议区监察局对其进行诫勉谈话,本人向区委、区政府作出书面检查。

3.张勇,潼南区交委副主任,分管潼南航电枢纽工程、区交委工程质量安全监督站工作,行政编制。在区交委是潼南航电枢纽工程移民专项设施迁改建工程行业监管部门情况下,张勇未督促区交委工程质量安全监督站对该工程进行质量安全监管,对事故的发生负有安全监管不力的重要领导责任。建议区监察局对其诫勉谈话,本人向区委、区政府作出书面检查。

4. 区交委作为在潼南航电枢纽工程移民专项设施迁改建工程的行业监管部门,未有效落实行业监管职责,责成向区委、区政府作出书面检查。

5.区水务局作为潼南龙泉水利建设开发有限公司的业务主管部门,未有效落实兴业监管职责,责成向区委、区政府作出书面检查。

(五)建议经济处罚的单位和个人

1. 四川巴山公司,施工总承包单位,未按照《人工挖孔桩专项施工方案》的要求进行挖孔桩作业、管理人员作息时间安排不合理、安全管理人员履职不到位、安全教育培训和技术交底不到位、未开展安全应急救援演练,违反了《建筑桩基技术规范》(JGJ94-2008)第6.6.7条、《公路水运工程安全生产监督管理办法》第二十条第三款、《中华人民共和国安全生产法》第二十二条第六项、第二十五条第一款、第七十八条的规定,对事故发生负有责任。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安全生产法》第一百零九条第二项的规定,参照《生产安全事故罚款处罚规定(试行)》(安监总局令第13号)第十五条第一项,建议由重庆市安监局给予其55万元罚款的行政处罚。

2. 万志军作为四川巴山公司董事长,主要负责人,督促、检查安全生产工作不到位,没有及时消除生产安全事故隐患,违反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安全生产法》第十八条第五项的规定,对事故发生负有领导责任。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安全生产法》第九十二条第二款的规定,建议由重庆市安监局给予其2015年年收入40%罚款(7万元×40%=2.8万元)的行政处罚

3. 广东顺水监理公司监理,未督促施工单位按照《人工挖孔桩专项施工方案》的要求进行挖孔桩作业,对施工单位存在管理人员作息时间安排不合理、未开展安全应急救援演练安全管理人员履职不到位、安全教育培训和技术交底不到位等问题监督不到位,违反了《公路水运工程安全生产监督管理办法》第十八条第二款的规定,对事故发生负有责任。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安全生产法》第一百零九条第二项的规定,参照《生产安全事故罚款处罚规定(试行)》(安监总局令第13号)第十五条第一项,建议由重庆市安监局给予其51万元罚款的行政处罚。

七、事故防范和整改措施

(一)四川巴山建设有限公司,要深刻吸取本次事故教训,切实落实企业安全生产主体责任,坚持“安全第一、预防为主、综合治理”的方针,严格按照制定的各类《专项施工方案》进行作业,加强管理人员的法律法规相关规章制度的学习,督促作业人员严格执行公司制定的相关规定,加强对作业人员的安全培训教育,提高作业人员的安全意识,定期组织应急救援演练,提升作业人员相应的应急救援知识和能力,加强现场的安全管理,落实现场安全监控,坚决杜绝类似事故再次发生。

(二)广东顺水工程建设监理有限公司,要深刻吸取此次事故教训,加大对所属人员的督促力度,尤其是一线的监理人员。进一步加强对现场施工的监理力度,在督促施工单位严格按照安全技术方案和措施执行的基础上,加大对重点场所和危险区域的安全监管,对排查出的安全隐患,必须立即督促施工单位进行整改。

(三)潼南龙泉水利建设开发有限公司,严格落实业主职责,加强对所属工程检查督促力度,对发现的问题及时要求相关单位进行整改,对拒不接受整改或整治不到位的要严肃处理,情节严重的要坚决实施停工等措施,防范各类事故发生。

(四)重庆市潼南区交通委员会,进一步强化行业主体监管责任,立即组织各参建单位广泛开展安全教育,吸取事故教训,举一反三查找安全隐患,做到“横向到边、纵向到底”,不留死角,不留盲区,确保各类安全措施到位,检查整改落实到位,隐患排查常态化,及时消除安全隐患,同时结合高温汛期的安全生产工作,进一步深入开展大排查大整治活动,按照“四不放过”的原则对发现的安全隐患要及时进行整改,坚决杜绝事故发生。

四川巴山建设有限公司“6·22”较大中毒和窒息事故调查组

2016年12月26日

网友评论 more
安全管理论坛新帖

论坛数据加载中...
东方创想 |  网站简介 |  会员服务 |  广告服务 |  业务合作 | 提交需求 |  会员中心 | 在线投稿 | 版权声明 | 友情链接 | 联系我们 
北京东方创想科技有限公司 ©2007-2017 
联系电话:   
E-mail:safehoo@163.com   关注安全管理网  微博     关注安全管理网  微信
京ICP备11001792号    京公网安备11010501488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