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工具包

作者:刘国新 来源:中国安全生产网 点击:  评论: 更新日期:2016年10月16日

 七月下旬的一天,城市已经进入了甜美的梦乡,路上已经很少行人。我撑着疲惫的身子,蹬着两个轮子的车子,不断地缩短与家的距离。还在家门前那条马路的最东头,我就习惯性地将目光投向西侧居民楼六楼中间的位置,那儿是我的家,在周围一片漆黑的映衬之下,那儿依然亮着的光分外柔和明亮,带给我温馨的感觉,脚下不由地加快了速度。“也不知现在是几点钟,爱人和姑娘怕是老早睡着了”,我心里想,“这样也好,她们没睡的话招呼我的肯定是阵阵埋怨”。自从做安监工作以来,几乎每天都迟回去,也几乎每天都被爱人和姑娘数落。今天下午,对XX煤矿进行例行安全生产检查时,发现瓦斯浓度高于平常,心顿时像拉满了弓的弦那样紧张起来。立即拉上煤矿的安全员,查通风、查巷道、查掌子面,几个上下左右的忙碌,腿像灌满了铅般沉重、全身像被盐水腌渍般疼痛,昏和着找不出瓦斯超标原因的焦躁,真想撂挑子不干了,这哪是人干的事?还要承受那么大的压力、尤其是心理压力,但转念又想到杨元元局长的“三个多想一想”,“多想一想广大一线职工还在恶劣的环境下从事劳动;多想一想粉尘和有毒有害物质正在不断地侵害职工们的身体健康;多想一想我们有多少职工因患上职业病而丧失了劳动能力或失去了生命”,整个人又像添加过煤的锅炉,重新如烈火般燃烧起来。不知过了多久,终于弄清楚了原因,堵住了瓦斯的泄漏,心里那绷得紧紧的弦才像箭被射出去那样松驰下来。

  正想着,已到了家门口,只见防盗门半掩。推开防盗门,桌子上饭碗、菜碗、筷子一如平常开饭前的样子,显然,爱人和姑娘也都没有吃饭,一如平常一样等着我。“咦?!她们人呢?”几个房间都找过以后,影子不见一个,“这深更半夜的她们去哪儿了呢”?我不禁疑窦丛生,“遭抢了?遭小偷了”?不祥的感觉腾地升起,看家里的情形又不像,一如平常一样没有任何异常的痕迹,又稍感放心。我掏出手机,屏膜却像刚刚在矿井下始终地黑着,哦,手机没有电了。我急忙抓过电话,中间竟拨错了几次,好不容易接通,刚刚“喂”了一声,“你去哪里啦?手机也打不通,回来和你算账!”一连串的质问像一连串的子弹通过电话打在我的耳朵上。好长一会儿,爱人和姑娘先后回来了,她们分别去了我的单位和我常去的煤矿,像丧失了主心骨一样,失魂落魄地找我去了。

  这次给我的待遇非常恶劣。爱人怒不可遏,难听的话劈头盖脸、连珠炮一样向我袭来,说我没有家的概念,回来迟也不知道打个电话回来,让家里的人放心;说我不考虑家里人的感受,虽不是采煤作业,但经常下井检查,哪一次家里人不是心提到嗓子眼,直到我回来,才将心放回胸腔。我不敢吱一声,我理解老婆,心里也不是滋味。爱人逾说逾愤怒,难堪的局面还在继续。我希望我的姑娘能够站出来拉拉和弦,为我辩护几句,收拾这不堪的局面,但我对这也不抱信心,因为她和她的母亲总是穿一条裤子。然而奇迹出现了,我的孩子突然向我走来,一下子夺下我的还挂在肩膀上的工具包,尽情地往桌子上用力一倒,然后指着桌子上乱七八糟的东西,冲她母亲喊起来:“我爸负责的是安全生产,安全!安全!生命悠关的安全!我爸迟回来几个小时你急,人家老公回不去人家老婆不急?!我爸做的一切都是为了让妻子不失去丈夫、让孩子不失去爸爸,让谁都有一个完整的家!迟回来又咋啦?你看看,我爸把时间都花哪儿了?”是的,桌子上散开的东西有手电筒、有测电笔、有方便面碎屑、有滴水不剩的开水杯、还有两个笔记本。我们三个人都无声地淌下了眼泪。工具包里的笔记本,一本是我的学习笔记,一本是我的工作笔记,手电筒是夜间检查安全生产用的,测电笔用于检查用电安全。安监人的幸福而辛苦的生活,都浓缩在这个工具包里,上面大写着“责任”两个字。

下一篇: 减速带与汽车
上一篇: 绵羊与狼
网友评论 more
安全管理论坛新帖

论坛数据加载中...
东方创想 |  网站简介 |  会员服务 |  广告服务 |  业务合作 | 提交需求 |  会员中心 | 在线投稿 | 版权声明 | 友情链接 | 联系我们 
北京东方创想科技有限公司 ©2007-2016 
联系电话:   
E-mail:[email protected]关注安全管理网  微博     关注安全管理网  微信
京ICP备11001792号    京公网安备110105014886